Site Loader
Get a Quote
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  还字库一片净土(艺坛走笔)

  自古以来,中华民族就有畏敬笔墨的优良传统。后人认为纵使是废纸,只要写过笔墨,便不成被随意丢弃,应搜集起来在字库塔中焚化。字库塔遂成为后人敬惜字纸的汗青见证,“字库”一词也同时存在了更为特殊的含意。

  步入网络时期,“字库”的内涵逐渐扩大,从专指为印刷排版等制备存贮的成套实体字符,扩展到代表一组特定字符的集合。字库建设也随之从线下延伸至线上,各式各样的网络字体成为便于社会民众取用的艺术符号。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的普及,更让网络字体有了愈发广泛的传播渠道和受众,社会对网络字体多样化的需求也越来越高。

  翻开互联网搜索“字库”,各种新鲜的印刷体、美术字、硬笔和软笔手书字体跃入视线。随意点进一个字库网站,可供下载的免费或付费字体便达上千种,还有相关“手写字体入门课”等等。如此多的字体,特别是手书字体纷纭“入库”,着实令人头昏眼花。

  不成否认,手书字体中不乏存在必然书法审美代价的字体,但是
也有一些字体设计者为使字体具备“入库”的特殊风格,故意将汉字笔画和布局举行粗鄙
、草率的夸张变形,既不合乎书法用笔标准,也不合乎民众审美习惯。如果任由这种“带病”的手书字体格式化、体系化、批量化,为民众所下载、运用和传播,不仅会拉低民众审美程度,更易造成社会用字混乱和信息识读困难。

  汉字书体的形成自有其汗青、标准与代价。篆书,是先民想象力和现实的生动结合;隶书,是笔画化现代汉字的起点;草书,是汉字誊写向纯艺术迈进的产品;楷书,是汉字标准化生长的标志;行书,是实用性和艺术性的结合。汗青上风格独特的书法,如东晋王羲之的行草,潇洒飘逸,是“魏晋风度、品藻万物”的美学体现;唐代欧阳询、颜真卿、柳公权等人的楷书,是唐朝正大气象的法式显现;宋朝
以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为代表的书家,其书法追求抒发胸中意气;元代赵孟頫和
明代祝允明、王铎等人的书法注重形质妍美。因此,人们说“晋尚韵、唐尚法、宋尚意、元明尚态”。书体和书风的演化是时期审美特征的反映,不成能平空发生。

  晚期电脑字库中,大家公认的优秀字体除了宋体、楷体、魏碑等印刷体、美术体以外
,还有以瘦金体、启功体、舒同体为代表的手书字体。瘦金体由宋徽宗创作,劲健灵动、独具意趣;启功体由启功先生创作,典雅娟秀
、书卷气浓;舒同体由舒同先生创作,以颜真卿、何绍基的楷书为主,字成团形,厚重活泼。这些为民众所喜欢的手书字体,无不具备舒展慷慨、简洁流畅、轻松自然、雅俗共赏等特质。最重要的是,这些字体都不是顺手写就、平空臆造的,而是在遵循书法艺术演进纪律、继承后人书法传统基础上,适时创新而来。以其为基础,亦可源源不竭衍生出许多令人惊喜的字体。这是汉字文化胸无点墨的生动写照,也是网络手书字体设计应牢牢掌握的生长方向。

  为什么“带病”的手书字体仍然被大批使用?一方面,某些缺少责任感的字库网站为求名利,默许貌丑的字体大行其道。另一方面,一些字体设计者自身缺少书法涵养,认为拿起毛笔便可成为书法家,认为只要“挥洒自如
”就能在网络字库里“开山立派”。这些都助长了手书字体创作随意、以丑为美的歪风邪气。

  在今年4月召开的中国笔墨字体设计与研究中心专家委员工作会议上,不竭推进中笔墨体设计研究、宏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成为共鸣
。将来,欲杜绝“带病”字体扰乱字库的现象,还字库一片净土,应由权威机构进一步制定字体入库标准,以提升社会标准化用字程度;倡导“百花齐放”,激励推出一批既合乎标准又兼具审美代价的新字体,以满足社会需求;宏扬“正大气象”,以体现字体设计的时期特色,种植民众汉字审美素养。

  刘寿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rekonit.com

Post Author: admin